博诺

点击量:140 来源:www.baijia520.com
博诺
2009年博诺于翠贝卡电影节
男歌手
昵称Bono
国籍 爱尔兰
出生Paul David Hewson
(1960-05-10) 1960年5月10日59岁)
 爱尔兰都柏林
职业音乐家
作曲家
社会活动家
配偶Alison Hewson
儿女二子二女
父母Bob Hewson
Iris Hewson
音乐类型摇滚
后朋克
另类摇滚
演奏乐器演唱
吉他
网站www.u2.com
相关团体U2
奖项
  • 金球奖
    最佳原创歌曲
    2002年 《纽约黑帮》
    2013年 《曼德拉:漫漫自由路》

博诺,KBE(Bono,1960年5月10日),本名保罗·大卫·休森Paul David Hewson),爱尔兰摇滚乐队U2的主唱兼旋律吉他手,乐队大多数歌词皆出自博诺之手,而且擅用歌词表达对政治、时局、社会的看法,近来则根据家庭生活个人经验作为歌词来源。

博诺同时还是一位出色的社会活动家,为推动减免非洲第三世界国家的债务和艾滋病问题游说西方各国以及梵蒂冈教廷,并曾以教宗特使的身份参加八国财长会议。曾被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并且被英国伊丽莎白二世授勋大英帝国勋章(但因博诺本身非英国公民,故不以爵士称呼),以及获《时代杂志》选为时代年度风云人物。

早年生活

原名保罗的博诺出生于爱尔兰都柏林,是家里的次子。有一名兄弟诺曼(Norman),当邮局职员的父亲包伯·休森(Bob Hewson)是名天主教徒,母亲艾芮丝(Iris)则是圣公会新教徒,两人间宗教互异的婚姻在当时的爱尔兰是非常少见的。保罗本人被母亲作为新教徒养大,但是因为小时候的顽皮行径,被街坊邻居称作“小反基督徒”。因为家庭的特殊,以及都柏林当时的社会经济情况,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是在一个充满轻微暴力的中下层环境中长大,周围的孩子会因为与众不同而和他打架。他也必须坐公车去比较远的都柏林教堂山高中(Mount Temple High School)上课,那是爱尔兰第一所合一学校。这所学校同时招收天主教徒和新教徒的孩子。

1974年9月,在他13至14岁时,保罗的外祖父去世,而他的母亲在参加完自己父亲的葬礼之后很快病倒,并因为脑溢血在二周后离开了人世。母亲的去世对他影响很大,他在在不少U2的歌曲中也有写到他的母亲,例如:《Out of Control》、《I Will Follow》、《Tomorrow》、《Lemon》、《Mofo》等。

他与当时比较好的几个朋友,包括古奇(Guggi,原名Fionan Hanvey)、盖文·弗莱德(Gavin Friday,原名Derek Rowen,两人匀是另一个与U2关系匪浅的乐队“处女梅”Virgin Prunes的成员)等人,成立了一个名叫利普顿村(Lypton Village)的秘密音乐社团,想要用音乐这种方式摆脱掉生活的不快。

在利普顿村中,所有的村民(会员)都不使用原名,而是改用一个由其他村民们决定、最能代表当事者本身特质的绰号互相称呼。起初他的绰号是Bono Vox,源自附近一家助听器材店的店名Bona Vox。保罗当时并不喜欢这名字,但在得悉Bona Vox是指“好嗓音”后就接受了。其后Bono Vox被简化成Bono,也就是他现在广为人知的艺名“博诺”。博诺不单是他的艺名,甚至他的亲友也以此来称呼他;他的妻子爱莉称呼他为“B”,也就是Bono的首字母。

个人生活

博诺于1975年于高中认识了爱莉森·史都华(Alison "Ali" Stewart),爱莉在她母亲死后担当了他临时母亲的职责,照顾他日常饮食及确保他成功到达学校。两人于1982年8月21日结婚,在全圣人教堂 (All Saints Chunch)以爱尔兰圣公会的仪式举行典礼,并由U2的贝斯手亚当·克雷顿担任他的伴郎。两人于1989年5月10日生下第一个女儿乔丹 (Jordan);1991年7月7日生下第二个女儿曼菲丝·伊芙(Memphis Eve);1999年8月18日第一个儿子伊莱亚(Elijah Bob Patricus Guggi Q)出世;2001年5月21日小儿子约翰·亚伯拉罕(John Abraham)出世。博诺的小女儿伊芙也遗传了父亲的表演魅力,她曾在2001年斯兰城堡(Slane Castle)的演唱会上和父亲在《Mysterious Ways》演奏时共舞,朝演戏之路迈进,并且在2008年首次演出电影《The 27 Club》。博诺一家人现在定居在爱尔兰都柏林郡基勒尼(Killiney)。

2001年博诺的父亲包伯因为癌症去世,博诺与父亲之间的冷战关系成了博诺永远修复不了的破洞。博诺作了一首新歌《Sometimes You Can't Make It on Your Own》忏悔与父亲的关系,并且在葬礼上演唱这首歌。博诺曾在这首歌的音乐录音带注明:“我真希望能更了解他就好了。”

博诺在公众场合上的标准配备是太阳眼镜,博诺曾接受《滚石杂志》访问时说道:“我的眼睛对光相当敏感,如果有人在我面前按快门,接下来的几天我都还能看到残影。”博诺在1980年代的演唱会上很少佩戴太阳眼镜,不过在90年代的Zoo TV巡回演唱会上,由于博诺使用“The Fly”(大圆墨镜)、“Mirror-Ball Man”(典型圆镜)舞台身份,太阳眼镜也逐渐成了博诺的随身物件之一。2000年以前博诺习惯佩带蓝色眼镜,在Elevation巡回演唱时倒在多场表演时裸眼演出。2004年的“晕眩国度”巡回演唱,则又恢复戴眼镜的习惯。博诺自1990年后便时佩戴眼镜在公众场合露面,应该也可说这成了时代潮流的一部分。

原文链接: http://www.baijia520.com/c520/3421e.html